• 莫斯科复古文艺圣地

    莫斯科复古文艺圣地
    如果你想在莫斯科寻找历史,除了博物馆和纪念碑之外,还有别的一些地方非常值得一探究竟。它们不一定被写入了关于这种城市的导览手册,但是关于这些地点的故事,却被口口相传地保留下来。比如,这些苏俄1960年代的文艺圣地,虽然已经改头换面,变了模样。...
    171 0
    By 吴鞑靼 2017-12-08
  • 妖女湖的诱惑

    妖女湖的诱惑
    旅程快要结束,竟然有些意犹未尽,沿着仙女湖湖边走向景区正门,遇见的游客也越来越多,实际上大多数游客甚至都不会走到仙女湖南边的花海,更不会明白妖女湖究竟是怎样一番风情动人。我更加庆幸能和伙伴们一起走过这段旅程,毕竟,伴随着路途艰辛产生的身体记...
    169 0
    By 白宇 2017-12-08
  • 是朋友就别叫我代购

    是朋友就别叫我代购
    拒绝代购,不会让你失去朋友;接受代购,你的旅行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。...
    294 3
    By 喜喜 2017-12-07
  • 太平洋的风,吹拂“国境之南”

    太平洋的风,吹拂“国境之南”
    很难回答。人生中的很多选择,有时是偶然,有时是命运。就像恒春半岛,如果当初没有老外搞起音乐节,没有导演来拍电影,它如今会是什么样子呢?也许只是和千千万万籍籍无名的海岛一样,独自美丽罢了。又或许,它注定会出名,注定会成为旅游胜地。谁知道呢?...
    223 0
    By 海尔森 2017-12-07
  • 黔东南。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?

    黔东南。Where have all the young men gone?
    群山环绕间的石滩上,男子拉着松木制成的古瓢琴,女子在蹦跳中让满身的银饰蹭出节拍,交叉错落,挑逗还迎,一场本该属于白昼的打跳相亲仪式,倒也给冷飕飕的夜晚带来些许暖暖情意。恍若传说中那个给苗民带来“姊妹饭节”的男孩金丹回来了,从远古穿越到珠三角...
    714 0
    By 张海律 2017-11-30
  • 镇远。枕河而眠。

    镇远。枕河而眠。
    相比江南小镇上的市河,贯穿城市的舞阳河宽阔多了,我住的地方在河的南岸边,绝对对得起“枕河而眠”这四个字。午睡后泡一杯茶走到河边,听咖啡馆里程壁在唱着用北岛的《一切》作歌词谱的小曲儿,看两个炒菜小哥拖一头黄毛大犬入河洗澡,狗在河里叫,妹在水边...
    582 0
    By 薛荣 2017-11-30
  • 贵阳。路边摊。

    贵阳。路边摊。
    大部分的时光都是徜徉在贵阳尚没有被拆迁完毕的老城区里吃,这个城市的中央还在顽固地坚持着自己的大大小小的夜市,常常一个桥下就柳暗花明,灯火通明一条长巷全是烧烤,各式各样的火锅和各式各样的粉面,即便在冬天也是如此。你在那些拆迁完毕的南方城市丧失...
    734 0
    By 尼佬 2017-11-30
  • 安顺。不可言说。

    安顺。不可言说。
    来贵州四年,做了两版《贵州》,却大多因为现实原因只是坐在家里看看文字里的风景。远处,不过去了紫云,兴义,花溪,遵义,赤水。都是我喜欢的地儿,还想去更多喜欢的地儿,那些我在文字中早已流连过无数遍的美丽地方。绿色的,清凉的,唱着山歌的地方。...
    1201 0
    By 彭棠 2017-11-30
  • 习水。2009年。

    习水。2009年。
    几年后,我才终于有机会再次路过习水。廖先生已经离开了这里,在广州做生意。当年被骗援交的女孩杳无踪迹,而且没有回复我的QQ。在县城的广场上,我依然看到很多少男少女,无所事事地游荡。运着煤块的重型卡车呼啸而过,带着不顾一切的莽撞。...
    494 1
    By 刘子超 2017-11-30
  • 赤水。桫椤王国。

    赤水。桫椤王国。
    夏令营的最后一天,车在赤水蜿蜒的峡谷中盘行,湿闷炙热的天气下,我们的心情并不在关注风景,一部分是对新认识的朋友有些依依不舍——那时的我们对天各一方还没有什么概念,还觉得应该去挽留点什么;一部分是对未来的盘算——未来的日子里,会遇见谁、和谁在...
    361 1
    By 丁海笑 2017-11-30

蚂蜂窝旅行制片厂

推荐书籍

  • 环亚旅行

    穿越亚细亚漂浮的孤岛,所有的旅程都是归程。
    作者:
  • 一路向心

    一人一单车,在空气稀薄地带骑行中尼公路、阿里南线、川藏公路、阿里北线,24个与骑行有关的故事,他只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情况下会选择放弃?
    作者:

推荐作者

  • 春树

    作家、诗人,已出版《北京娃娃》《长达半天的欢乐》《光年之美国梦》等长篇小说,作品关注当下年轻人生活,喜欢摇滚乐,年轻一点的时候狂爱纽约,现在是巴黎脑残粉。
  • 净源

    不是旅行,只是一直在满世界换着地儿生活,亚非欧美都有过家;笃信该什么阶段做什么事情,十年从事项目融资得以周游天下,一朝隐退江湖养儿育女宜室宜家,现居美国西雅图,自由职业。
  • 刘子超

    旅行作家、资深媒体人、定制旅行策划师;1984年生于北京,2007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;2012年中德媒体使者,2015-2016年牛津大学访问学者;先后任职于《南方人物周刊》、《GQ》中文版、《ACROSS穿越》;曾获2010年刘丽安诗歌奖、2014年“蚂蜂窝”年度旅行家;旅行文学作品《午夜降临前抵达》现已出版。
  • 孙小兽

    野生独立写作者。
  • 奇拉

    被汉化的蒙古人,漫游癖重症,世界音乐爱好者,无酒不欢的异域风搭配小能手,不吃蔬菜,但在寻找当地美食这方面有着过人的天赋,同伴比风景重要,内心想法高于一切,走出去了便再也回不来,这个世界远比想象中美好。
  • 狗子

    本名贾新栩,1966年生于北京,出版有长篇小说《一个啤酒主义者的独白》1、2,随笔集《一个寄生虫的愤怒》,《活去吧》,《散德行》。
  • 马大象

    曾从事建筑设计,目前长期旅行,写身边发生的故事。
  • 喜喜

    自由记者,神经大条、不可救药的乐观主义者,对任何事情都保持好奇,身体里永远充满冒险因子,那些看起来越神秘的国家越吸引我。
  • 张海律

    已深度走访60国的新现实主义环球旅行者,战地(后)记者,近东和巴尔干音乐和文化采集者,国际电影节采访者及影评人,音乐节玩家,电影外景地收集人;在路上就是在上班,趁着旅行运和人品玩,抓紧深啃世界。
  • 海尔森

    业余游民,现居广州。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
页面底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