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台湾 | 有人喊我的名字像夏天 你的眼睛重新闪烁如年少时

  • 出发时间/2017-05-28
  • 出行天数/15 天
  • 人物/一个人

“你我 
来自湖北四川广西宁夏河南山东贵州云南的小镇乡村 
曾经发誓要做了不起的人 
却在 
北京上海广州深圳 
某天夜半忽然醒来像被命运叫醒了 
它说你不能就这样过完一生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——SHE《你曾是少年》

一个人在路上的第二年,少了对出发的乐此不疲,和对远方的深信不疑。

开始对颠沛心有余悸,却在第一份正式工作和毕业典礼之间,坚持远行。

带着无法复位的颞下颌关节盘,和我脑袋里的怪声音,开始历时十五天的环台湾岛旅程。

台湾初体验

台湾,是席慕蓉执笔写下了“所有的结局都已写好 所有的泪水也都已启程……青春是一本太仓促的书”。

初读时,我们若有所思,再读时,却红了眼眶。

台湾,是印在课本里林海音的《城南旧事》,她说:“走人生的路程就像爬山一样,看起来走了许多冤枉的路,崎岖的路,但最终会到达山顶”。

那时候觉得苦不堪言的功课,现在却好想回到过去,再翻开练习题解出答案。

台湾,是《海角七号》中,阿嘉一把抱住友子,在她耳边说的那句“留下来,或者我跟你走”。

做人和爱人,如果都能和国境之南的夏天一样,痛痛快快,不遗余热,就好了。

台湾,是令人痴迷不已的三毛,原来早在少年时,我便透过她的文字和她一起,去到了洪都拉斯,翻越了安地斯山脉,穿过了马丘比丘废墟,爱上了玻利维亚稀薄的冷空气。

这个女人说,“出发,总是好的,它象征着一种出离,更是必须面对的另一个开始”。而她的这一生,就仿佛在神的驱逐下,永不停息的流浪。

台湾,是李宗盛明明唱的是“越过山丘 才发现无人等候”,却还是选择“不自量力地还手 直至死方休”。

当穿过人山人海,当群山和远洋相见,此时无声胜有声。

山海连绵,太平洋上的风不眠不休,此时此地,良辰美景。

台湾,是十几岁时听着《简单爱》,把情窦初开给了隔壁高中的学长。

一首歌的时间,却在心里和你把一生都走完了。

台湾,是蔡智恒发表在BBS上的故事,这个理工男会把缺点形容成大便,“看到自己的大便觉得还好,但看到别人的大便就难以忍受了”。

他也会说,“我们都知道回忆的力量,有时如钻石闪亮,有时如铁锈斑斑,但你在我心中,永远散发温柔的光芒”。

他在网络上自称痞子蔡,他讲的第一个故事叫《第一次的亲密接触》。

台湾,是那些年红遍两岸三地的《那些年》,是人人都能哼上一句“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 穿上一身帅气西装 等会儿见你一定比想象美”,是学生时代那一场无疾而终的爱恋。

即便不是沈佳宜,要有多幸运,我才能被你像柯景腾一样喜欢过。

阿信说青春是手牵手坐上了永不回头的火车。至于到站时,你还在不在我身旁,我们都已不计较。

一起同过窗,一度同过路,已胜却人间无数。

台湾,是听了好多年MC HotDog的《差不多先生》和张震岳的《思念是一种病》,这一次终于为自己翻山越岭来到一个差不多的台北市。

当生命不知如何是好,就出发去旅行吧。

台湾,是中学校园广播站每天课间都会放的《小情歌》,是年少时喜欢一个人,生怕人知道,又怕人不知道的矛盾。

台湾,是毕业当天在闹哄哄的KTV,终于借着五月天唱出“如果我爱上 你的笑容 要怎么收藏 要怎么拥有”,却在两人眼神交错的瞬间选择缄口。

台湾,是背着大人偷偷看《流星花园》《战神》《斗鱼》《恶作剧之吻》《王子变青蛙》的笑与泪,以为生活会和影视剧一样,天晴就会有彩虹。

台湾,是无数个听着周杰伦蔡依林SHE五月天苏打绿飞儿乐队的日与夜,而你始终是我所有心事的主角。

台湾,是青春,是岁月,是能相逢的最好的我们。

台中篇

你为要在哪些城市停留举棋不定的时候,她在微信上问你,会去台中吗。

你们是在济州岛认识的,结伴同游了牛岛。分别前互加了微信,却再也没说过一句话。

台湾之旅为契机,你们这才重新联系上,得知了她是台中人,也爽利地把台中作为第一个目的地。

5月28日:上海-台北-台中

5月29日:东海大学 彩虹眷村 春水堂 逢甲夜市 宫原眼科冰淇淋

我永远都想不到 陪我看这书的你会要走

东海大学,台湾第一所私立大学,郎咸平、蔡康永和柯景腾(九把刀)都曾在此就读,被誉为是“台湾最美大学”。

为了实习,我早早就搬出了学生宿舍。后来我坚持要毕业旅行,哄着母亲去了一场自己女儿都不出席的毕业典礼。然后在旅途中,一次次流连在陌生的城市别人的大学。


久负盛名的路思义教堂,由贝聿(yu)铭和陈其宽共同设计建造。

又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,在后辈艳羡的眼光中,这一年终于轮到自己披上学士袍,才明白何为如人饮水。

黄屋顶的教堂,坡上草色如茵,凤凰花盛放似火,是不是关于离别的画面,总是动人。

凤凰树下的叮咛,不知道这位圆仔同学有没有听见。

文理大道,榕树掩映,蔚然成荫,各学院依次坐落在两旁。

依依惜别的毕业生,举着相机四处合影留念,慢悠悠散步的中年夫妻,传球做游戏的小孩子,有那么片刻的恍惚,以为自己误入了杨德昌的电影画面。

是不是每所学校都有个让人“闻风丧胆”的教务处主任,每天准时在校门口出现,给迟到的学生记过,抓不好好穿校服的高年级生,或是看谁的发型又违反了校规规定。

日光温柔,树影斑驳,独坐的人会不会正好也在回忆自己读书时的人和事。

劳作教育处,一看到这块牌子,就想起了《那些年》里面班费被偷,教官要他们怀疑自己同学并搜身,结果遭到了全班同学愤然反抗。

带头起哄的人受罚,沈佳宜在走廊上哭成泪人。柯景腾安慰她说,这是我从国中认识你到现在,唯一觉得你比我厉害的一次,超正点的。

偶尔做一次坏学生,也不赖。

理学院的空地上,他们在拍自己,我在拍他们。

小时候对自己会长成怎样的人有过很多憧憬,歌手,电影演员,记者,书店店员,咖啡师,民宿老板娘,以为只要写进作文然后按时长大就能成真。

但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坚持自己会出书会成为作家。

从那时起,我便对以字为生的业者们心存敬意和感激。途经书店,总要进去购置一两本新书。此番路过东大的文学院,自然不肯错过。

教室门意外的没落锁,推开的瞬间,空气在脚边流转,灰尘在阳光里飞舞,仿佛下一秒,就会回到高中课堂。

同桌刚把你拍醒,历史老师又重复了一遍问题,你扯了扯校服的下摆慢吞吞站起来,前排同学立起了教科书指给你看答案。

原来只是做了一场梦。

原来一切都不是梦。

绿意盎然的工学院

因放暑假而显得有些落寞的体育学院

沿着文理大道走到头,拾级而上就到了图书馆。建筑的右面,开了一间伯朗咖啡,时有促销活动,为温书的学生提供优惠。

在说明我不是本校学生没有学生证,也不需要第二杯饮品之后,收银台后的店员小哥先是楞了一下,旋即露出笑容说,那帮你打折哦。

教学研究大楼,奇怪的是自己分明不是本校学生,却还是会为可能遇到老师而捏了把汗。

慕名来到东海乳品小栈,这里售卖的鲜牛奶,酸奶,棒冰,盒装冰淇淋等各类乳制品,均为东海大学自家的牧场生产。

为提防虫蚁走兽,只能在室外吹着温热的风食用。

牛乳冰淇淋口感绵密,奶味浓郁。

身为一道彩虹 雨过了就该闪亮整片天空

退伍老兵黄永阜(fu)用画笔刷出了色彩斑斓的童话世界,改写了眷村被拆除的命运,大家都亲切地称呼他一声“彩虹爷爷”。

彩虹眷村面积不大,加上房屋年久失修,许多地方都不让进入,只能在外围参观。

如果天气理想时间也足够充裕的话,不妨去高美湿地看一场日落。

绘满了小人儿的彩墙

霓虹国的女孩子,为着该怎么买明信片而左右为难,口中念念有词着朋友的名字。

如果每个向晚 只是期待晚餐 多么无趣啊

读中学那会儿,人人为街边的奶茶着迷。但家里管得严,只能隔三差五偷偷买来喝。升入大学以后,奶茶成了教室上课、寝室追剧必备。

从家乡小有名气的宜北町,到网红一点点,喝了再多的丝袜奶茶,鸳鸯奶茶,波霸奶绿,却始终忘不掉藏在校服下面,瞒天过海带进教室的那杯珍珠奶茶。

台湾作为珍珠奶茶的世界起源地,据说最早就是由春水堂在1987年将“粉圆”加入调味红茶。而台中市西区的这一家春水堂,作为创始店,不仅吸引了如织的游客,也是当地人吃茶消遣的去处。

一整天没正经吃过东西,走在路上倒也不觉得饿,这会坐下来方才感到饿得发慌,于是要了牛肉拌面来果腹。

一杯奶茶敬旅程

填饱肚子后玩心大发,开启不看地图凭直觉瞎溜达的冒险。

曾经我看过最美的日落,是在放课后拥挤的学生大潮中,你戴着耳机逆着余晖向我走来,我们一起乘上回家的巴士。

小时候夏天最好的消遣,就是傍晚吃过饭,央着大人上夜市去。

一面紧紧牵着父母的手,跟着人潮走走停停,一面伸长了脖子瞅小贩们兜售的新奇玩意儿。吸一吸鼻子,依稀能分辨出空气里,年轻阿姨裙子上的香皂味儿,光膀子大叔们的汗臭味儿,大爷摇蒲扇时送来的一阵阵风油精味儿——和外公身上是一个味道,还有各种食物的油烟香气。

总是走不了多长,就困顿得不行,吵着要回家睡觉。于是以为夜市是没有尽头的,只要我想走就可以一直走下去。

和成长一起消失不见的,除了夜市,还有无忧无虑的年少时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