头图加载中...

loading

两个背包一个娃,28天穿越奥斯曼土耳其

  • 出发时间/2016-05-14
  • 出行天数/28 天
  • 人物/亲子

一向喜欢异域国境,偏爱冷门小众国的我,起初对土耳其是不太感冒的,
只因它是一个此前早已相当热门的旅游国家。
而现如今,因为2016一整年政局动乱的影响,也让这儿的旅行热度,轻减了很多。

但是不是不得不说,阴差阳错的星月国之旅,刷新了我对这里原本留存了很久的固有观念。
土耳其,它是为数不多将商业化,与旅行体验平衡的恰到好处的国家之一,也是为数不多我觉得还会再去的国度。

这篇游记写的很慢,慢到好几次都以为会是写到一半就难产的状况。
时隔一年,相比于土耳其照片上的这个咿呀孩童,如今的问问,早已是个古灵精怪风一般的少年模样。
我知道,
很多时候,阻碍我们的不是记忆日渐模糊,而是不屑于在已经发生过的事情里沉思。
我可能注定,还是不会放弃用这些饱含着温度的文字,记录下有着他参与的每一段旅程。

他最爱看的动画片就是《超级飞侠》了。
每当播放到他曾去过国家的片段,他都会特兴奋的指着电视说:
“妈妈。我们去过土耳其的,我们还去过撒哈拉的”

平常生活里,我并无意要唤起他的记忆而跟他说起什么,但每每听到那些,连我都吃惊他会讲出的话、以及记住的事时,内心还是充盈着满满的感动。

眼看小问子还有 4 个月就将满 3 岁,想来当初是没有想太多的,只是单纯的想要在他来到这世间的最初几年,全心全意的陪伴他。
作为一个行事风格向来是先干了再说的人,并未曾料到过全职妈妈,竟然真的能算得上是这世界上最辛苦的职业。
也更没想到,我会以这样一种带着他一起负重旅行的方式,来度过这段不会再重来的时光。

离再次出发上路的日子越来越近,当我在纸上写下那个即将开始的,再次颠覆的线路时,我没想到,反而是问问的爸爸听完之后无比兴奋了起来,想来这个曾经喜欢度假、喜欢奢侈游旅行的男人,如今竟也开始喜欢冒险了。

记得很多年前曾说过一句话:
“你是谁,便会遇见谁,看到怎样的世界”,现在看来这句话依然很有道理。

人们常说,想找一个三观契合的人。
我想,是否首先你自己得是一个三观清晰又坚定的人。
也有人常常无奈,亲人们无法认同和支持。
那么又有没有反省过,自己是否真的能够拿出,切实可行的计划和有信服力的方案。

任何一段情侣、婚姻和家庭关系,都绝对无法靠一个人单方面的包容和付出就能长久,
我庆幸生活和旅行中有这样的一位 “战友” 与我一起经历和面对。
但也深知,那是过去无数个自己站在十字路口的选择,才成就了我们今天的模样。

环游世界,曾是多少人的人生梦想。
但我想,比走遍世界更重要的还是,
灵魂可以一直保持在路上的状态,是能够将旅行的精神传承到平淡的生活里来。

为期75天的四国行,光在土耳其就待了28天,走到土耳其的时候,行李物件该用的用,该丢的丢,最后只剩下了两个虽然依然超大超重,但是终于可以背在身上了的背包。

于是两个背包,一个娃,还算比较慢节奏的土耳其之旅,
开始了……

24小时人在虐途

格鲁吉亚的边境小城巴统,我们在那儿居住了4天的旅店老板夫妇,早早便替我们打听好了,去往土耳其的国际大巴时刻和乘车地点。
他们陪同我们早起,亲自开了旅店大堂的门。

相拥、微笑,嘴里呢喃些并不理解的格鲁吉亚语。
微笑和 “Thank you” ,似乎是这个偌大世界的通用语言。
Thank you,可以意指,感谢你的照顾,感谢你的送别,感谢一切你与我之间,似乎基于你本职工作之外的任何付出和交集…

我喜欢将旅途的歇息地,交付给这样一些有着温度的居所。
甚至常常在感知上,能因此邂逅到 “人之初,性本善” 的真实与美好,
这是我教问问的第一句三字词,也是我坚信一切人类都拥有、或可以唤起的本性。

格鲁吉亚土耳其的关口,像个热闹的赶集市场。人们来来去去的状态,也就像去串个门儿。

和大部分的冷门小国边境一样,这里几乎不见中国人的身影,也因我们大包小行李,又背着孩子的原因,在人群里显得格外扎眼。边检官老远看到我们一家三口,勾了勾手指,示意我们到排队队列的最前面来。所有的人都自觉为我们侧身让道,感谢这样的人情味儿~~

跟着人流通过长长的走道出来,便到了土耳其的境内。定在原地叉腰长叹一口气,看看身边对周围的一切一脸好奇的小问子。感慨从一开始战战兢兢的带着他开始这段未知的异国旅程,不知能坚持多久,能走多少地方,甚至一开始就做好了很快会因为孩子不适应而折返的最坏打算。到现在眼下身处土耳其这个此行的第四国度。
走过的路,在地图上呈现出一道完美的弧线,那都是双脚一步一步丈量出的距离啊。

关口没有货币兑换点,我们找旁边小卖部的老板换了少量的土耳其币用来坐车。今天的行车终点,是土耳其靠近边境的小城——特拉布宗

前往特拉布宗的大巴很多,而且真的就是早有耳闻的豪华大巴,在格鲁吉亚一路颠簸憋屈惯了,此刻能坐在柔软宽敞的座椅上,真是傻傻的满满幸福感。

关口到特拉布宗车程并不算久,也或许是我们对于长时间行车的适应度已经 UP 了好几个层级。

特拉布宗土耳其比较冷门的城市,黑海边的港口小城,基本很少会有人会把这里纳入旅行目的地,到达之前本是打算在这里停留个数日,一是从关口到下一站格雷梅,路线太长太长,加起来差不多有20多个小时,我们需要在中间停留一下休整,二是对于冷门又游客少的城市,似乎总能更多一份好奇心。

只是预想和现实总有差距,说不上来因为什么,那一刻真的置身特拉布宗这个,我曾觉得是不太喧嚣的港口小城,竟找不到一点点想居住几日、甚至是想要停留的理由。
便当即做了直接前往下一站格雷梅的决定。有点疯狂,要知道我们今天一早天还没亮就起床。

如果这样的行程下去,到明天上午抵达格雷梅,就整整是一天一夜,将近30个小时在路上的奔波。换做一般的旅行者可能都觉得相当累,更何况我们还带着孩子。

但这就是我的旅行呀,在确保孩子可以的情况下,一切便交由内心所感来决定,喜欢的地方哪怕不是什么知名景点可能也会毫不犹豫的待个一周,不喜欢的地方再怎么折腾也一刻都不想停留。

我本来也怕小问子跟着折腾,没想到这小家伙完全无感,在车上活蹦乱窜精力那是相当旺盛,踩大腿扯衣服,一会儿横一会儿躺。
好吧儿子,你开心就好

但是想来负责任的亲子旅行,父母本来就需要承担比一个人,比两个人,比团队旅行更多的毅力、体力和抗风险能力。需要胆识更需要睿智。
很多时候我们的随性,必定是需要付出的更多,
然而却又能在任何时候,依然愿意为此执着。

一整夜的几乎无眠,常常需要安抚时不时苏醒的小问子,
前面的折腾,已经让我快速习惯了这样的状态。
加上本身在家独自带娃的时刻,状况也并未好到哪里去。

反而是在旅途中,意志力更强、内心也更温暖平和
或许是源于脑海深处的信念,在那一刻战胜了一切杂念。
即便不得不是一种,更为舍我的状态,也要去赴一场灵魂回归的旅程。

特拉布宗格雷梅,我们选择了大名鼎鼎的 Metro 公司巴士。
土国的这样几家相互竞争的巴士公司,为了吸引更多的客人,都会不同程度的在车上,为乘客供应饮料咖啡点心。
还像模像样的摆放在推车上挨个服务,这架势都有点儿像乘飞机了。

一无所知的旅途

来到土耳其之前,我对这里并不是很了解,因为出发前行程确定的仓促,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只做了前几个国家的攻略,土耳其还来不及细致的做功课。

加之土耳其领土辽阔,值得一游的城市众多,网上的游记也也非常多,另一层意思是说来过这里的游客不少。作为一向喜欢探索小众国家的我来说。这就少了很多的未知和期待。
还有……多年前它对亚美尼亚神山的掠夺。而前不久我们又刚刚身处过那个悲悯的国度,因此内心对土耳其还是有着一丝丝未曾挥去的不理解。

但是很多地方,就算有再多的人走过,每个人身处此地的感触也不同。
土耳其,是我们在走过众多国家,甚至最爱的撒哈拉之后,依然还想回去再过一过旅居生活的国度。

很多人说,越出国越爱国,这个问题上我不是一个激进分子,但也确实常常深刻感受到过 “国强我强” 的处境。
很多时候,事实或许并不是眼睛所见的模样。
只是觉得,这是一个坏时代,但更是一个好时代。

身兼数职的旅店老板

此前提及卡帕多奇亚格雷梅,只知这里有着形如外太空的地貌,和必体验的热气球,却不知第一个深刻的遇见,竟源自两个身兼数职的男老板。

土耳其男人,大多显得比实际年龄更成熟。穿着得体干净,一脸胡子,看起来涉世已深,却常常不过是个大学生或刚毕业的大男孩,比如我们在格雷梅旅店梅居住的这一家。

格雷梅,我更喜欢称它为 “村子”,村子里有大片大片用洞穴改建的房屋,也因此由生了很多各色的洞穴酒店。如果提前有预定,或许可以联系酒店到山下来接,否则拖着箱子爬山找酒店的滋味,可能会让你想要骂娘。

特拉布宗至此将近20个小时的车程,再舒服的豪华大巴也会把人虐到接近崩溃的边缘,哈哈哈哈,好在刚巧车站对面的坡上去就有一家旅店,因为招牌很鲜艳门口摆放了很多花,很醒目。

一进门,上来迎我的是个瘦瘦高高的男人,颜值还挺高,但一点儿也不高冷反倒相当热情,热情到有点儿……像推销。

坦白说一开始是有些排斥的,因为格雷梅土耳其最热门的旅游小城,每天来来往往的游客相当多,除了热气球的推销,还有一日团的推销,别以为只有在旅行社能订到,餐馆,酒店,街边小店,老板们几乎是谁都能攀得上这生意。

我以为他是老板刚招来的管店经理,所以卖力希望能留我们能住下。
他走到吧台替我倒茶,我忙说不用了,可他还是一脸笑容的将茶端到我面前,这倒是让本来自顾自的四处看看,没太理会他热情我的弄得有点不好意思。
我这才不知所措有点尴尬的端坐下,仔细打量起眼前这个男人。

他的脸上依然还挂着那个进门时富有感染力的笑容。
我没问他什么,实在也不知道说什么,他还是依然落落大方先开了口说,自己是店的老板。
我心想,
还真没见过几个老板主动跟客人说自己是老板的,
也还真没见过几个老板像推销员一样挽留客人的。

直到之后住店的几天我才知道,这位旅店老板,是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,而这里前几日才刚刚开始试营业,我这才恍然理解了他的所有努力和举动。

除了记住的都是他的笑容,还有他在面对不算同样热情的我时,说的那句:
“Trust me”

我想那一刻,他是有看出我因为初来乍到这个旅游国家、这个旅游城市,所心存的一丝莫名戒备心的。
很多时候,旅途中所能感知到的温暖,不单单因为我喜欢用双眼察觉细微,
还因所路遇的那些,愿意等待慢热型的我渐渐回过神的人。

我们搬进旅馆的第二天,老板就有事要出差几日,行前还特地交代店里的另一个男孩儿照顾好我们。
房费多少、我们预定了几天、给我们准备早餐等等细节都交待细致。末了跟我说:

“我过几天回来,希望能赶在你们离开之前回,有什么事找那个 Boy ,住的开心把这里当自己家就好了”

依然面带那个温暖坚定的笑脸。明明比我还小,明明我带着孩子有诸多不便麻烦到他们,却倒像我是个被照顾的妹妹似的。

可能因为是淡季的原因,之后的几天旅店一直没有住进新的客人,除了我们一家,就只有另一个男孩儿和一个姑娘。

这个男孩就是前面遇见的旅店老板的合伙人 Kenan,也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,还记的我不知怎么发音他的名字,他倒好,指着我的佳能相机,说和 Cannon 的发音差不多。

Kenan 并不如另一位老板那样健谈和爱笑,但是非常率真和能干。
每天一早起来忙碌,
煮茶,打扫房间,换洗被子。
为我们准备早餐,给花园的植物浇水,还有建网站,对了 Kenan 在校主修的是计算机专业。

所以他不但是老板,是服务员,还是修理工,厨师,保洁,旅店的网建工程师。
我问 Kenan 为什么来开旅店,而不是去找个 IT 公司工作
他说因为喜欢格雷梅,喜欢跟来自世界各地的旅行者打交道。我想这种情怀大抵跟很多背包客想要开自己的青旅一样吧。

我深知理想和现实的差距之大,现实远不及理想那么美好,身边也有过好几位循着梦想而开起民宿和青旅的朋友,可大多渐渐失了最初的热爱和激情。只是对于以身践行的实干家,我从未怀疑过并充满敬佩。

在 Kenan 身上,我看不到一丝埋怨和疲惫,他将一件一件的小事井井有条的慢慢做完,当很多初入社会的年轻人还在迷茫自己的方向时,他已经能够这样坦然从容的给自己归零,又在一个新的起点上按照自己的节奏前行。

时隔一年之后的今天,我还是常常能看到 Kenan 在更新微信朋友圈,看到他的旅店越来越好的状态,对的,他的微信正是此前另一位中国姑娘教会的他。

我们不常联络,但他学会了在我发的照片下点 “赞”
有时也会说:
“Nuan,How are you these days,We miss you and your baby”

就是这样,
一句简单的问候,
一份淡淡的挂念,
一个谈起某个国家,一定会浮现在脑海里的人。

格雷梅的有一处高点,是一览小城全貌和地质奇观的最佳位置。山上有很多坐拥超大露台的洞穴酒店,很多视野都相当好,而且站在露台上就能看到热气球的起飞。更是拍大片儿的好据点。

没有行李的拖累,边走边拍就能晃到山顶。上山的路中间会经过一段房子密集区,很难辨别那条小道是通往山顶的。

喏 ~ 实际上下面这个 Hotel 的旁边巷子是正确的小道。

想着去山顶看日落的,眼看着太阳的光线弧度越来越大。
我们加快了上山的脚步。

小问子牛了,那会儿才学会走路没两个月,就开始吵着不要抱抱,
非得自己下来走,跟着爸爸妈妈一起往山上爬,
最后那段很大坡度的路啊,全程没有摔跤没有让我牵手

山顶的人很多,都是等待日落的游客,还有带着无人机的电视台节目组。
不得不说,卡帕多奇亚的地貌,真的让人惊叹。
格雷梅的小城全貌,在夕阳余晖的撒射下,宛如秘境。
难怪说,这里是 “地球上最像月球的地方 ”

相比较日出,我总是更爱夕阳。
同是夕阳,在不同的地方,却总不厌其烦的看着一次又一次。
那句话叫什么来着:
“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,就是跟你一起看夕阳西下,慢慢变老”

可惜我跟涛先生都不是浪漫的人,
又或者说我们所认为的 “浪漫” 是不在一个频道上的浪漫。哈哈。

太阳彻底落下,天边开始泛起了微蓝,远处亮起暖色的灯火。
这样的瞬间很短暂,很快天那边便会彻底一片漆黑。

但即便是短暂,内心依然是平静而感动的。
凉风开始习习,却不急着蜷缩身体,
这一刻,适合闭上眼睛,听风的声音,闻草木的气味,感受身处辽阔大自然间的自由和自在。

下山回去的路上,时间还不算太晚,
就随便逛了逛……

镇上有很多手工艺品和地毯店,晚上比白天清净了很多,
价钱如何我就不知道了,咱是个出门不爱背东西回去的人